第866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虽然很不情愿被这个流氓喊老婆,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,她也不好拆他的台,于是林昆一声不吭的跟在后面,三口家潇潇洒洒的离开了医院。

“哦……”澄澄脸上的表情缓解了不少,仰起头问林昆道:“爸爸,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,算是超级英雄么?”

想着,赵猛的身上不由的打了个寒颤,要真是因为这件事丢了自己身上的这身皮,那他的后半生光用来后悔就行了,想到这里他马上站了起来,抬起脚就朝门外走去,屋里的民警们全都是一愣,不由的纷纷跟着站了起来,这时赵猛突然又停了下来,身后的民警又纷纷的跟着站住。

林昆笑着道:“楚叔你说。”楚相国道:“老胡让你来中港市找我,是想让我给你安排个工作,我这个正好有个工作,月薪三万,工作时间自由,而且不需要费什么体力,你愿意考虑下么?”

如此一来,整个下院岛彻底哗然,就连老师们也都注意到了,更不用说那些学子了,岩浆室里都没有人继续去了,全部都在外面,盯着唯一还在明亮的三十九号房的灯。

收拾完了桌子,刷完了碗,林昆完全扮演了一个全职老公的角色,他抱着澄澄上楼,父子俩一起来到了林昆健身的健身房,此时林昆正在跑步机上跑步,身上已经累出了一层细汗,澄澄自己去找健身器械玩了,玩的是他妈妈练瑜伽时用的大号弹球,林昆站在原地扫视了一圈,在跑步机旁边不远的地方,有着一个专门连撑举力量的举重器。

三个民警互相看了一眼,脸上的表情都不好看,今天他们是丢人丢到家了,被一个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小子给狠狠的摆了一道,同时心里也暗暗的惊讶,他是怎么看出自己手里的枪装的不是实弹的?

林昆脸上挂着轻佻的笑容,轻轻的拍了拍面前这个跟自己身高相仿,身形却比自己粗犷的多的兄弟,又高又膀的小青年感觉到有人拍他,回过了头,正好和一脸轻佻笑容的林昆四目相对,不得他脸上完全浮现出疑惑的表情,一只碗钵大小的拳头已经向他的面门砸了过来……

“除非我炼出纯度高于他的灵石,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啊。”王宝乐叹了口气,将心底的酸意收起,他不是一个愿意去嫉妒别人的人,对他来说,学首如此威风,也的确是有常人难以企及之处。

“嗯,待遇确实不错。”林昆笑着说:“我们领导跟我说了,包吃包住,一个月至少一万块,而且工作时间还自由,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干啥的。”

林昆和林昆同时一怔,眼神不由自主的触碰了一下,然后一起看向澄澄,然后两人脸上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,林昆溺爱的摸着澄澄的小脸道:“好样的儿子,那爸爸的后半生就全靠你了,你要保护爸爸呀!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冯远志一脸愁苦的道:“张校长你放心,这件事我马上就解决,我也不瞒你说了,佳慧那孩子已经回来了,这两个是他的朋友。”

冯佳明捂着脸,表情木然悲伤,他眼神复杂的看着冯远志,这个十八年未曾打过他一下的父亲,心里的委屈顿时尤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。

“哼,有本事你就投诉,这里是磨盘镇,我们想抓人就抓,抓人自然有我们的理由,你想投诉没问题,先到我们所里走一趟再投诉吧!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小妮子可怜巴巴的点点头,心里暖滋滋的,就因为她的林哥安慰她了。“好了,赶紧去上学吧,别迟到吧。”“嗯。”

姜峰冲林昆递了个眼神,就带着秘书张彦就近走进了审讯室,金柯脸上表情阴沉,带着两名下属警察也跟着进了审讯室,人家姜市长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,这么一来对于他金柯来说是好事,不管结果如何,都可以维护他这位新局长的威严。沈曼站在审讯室外犹豫了一下,最终也跟着进来。

有两个平时总跟在赵猛屁股后面的民警走过来,小声的对赵猛说:“猛爷,要不咱们还是把那俩人放了吧,毕竟是中港市那边的督察,咱们还是小心为妙啊。”

船上的几个人看清状况后,都不在紧张了,可船上的三个小家伙却没看明白,澄澄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,哭喊着道:“爸爸,爸爸你在哪儿……”

澄澄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,正对着所有人,从书包里掏出了最新款的IP6,小家伙的心脏不知道为什么练就的这么好,面对董海涛拿着手枪指着爸爸,他一点也不惊慌,这或许可以理解为小家伙还小,不知道那个黑黢黢的小手枪的威力有多大,可现在面对着满屋子涌进来的一脸凶气的警察叔叔们,却依旧一副很淡定的表情,这就令人很费解了。

“都给我住手!”李春生大声的叫喊一声,这货平时总会让人觉得他脑袋不正常,但一到关键时候,他的脑袋总能灵光的一闪,做出不一般的事来。

那是奇怪的惨叫声!声音很沙哑,如同上了岁数的老妇,每一声喊叫都好像是从喉咙的最深处发出来的,令人头皮发麻,透着诡异的撕裂感!

这小个子本来想先吐个牙签给林昆个下马威,然后再威胁他赶紧闪开,结果没成想,还不等他开口说话,迎面一个大巴掌就抽在了他脸上。

胖男的脸色顿时更阴沉了,能看得出他十分的不高兴,唰的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大红票,硬塞向孙志:“两万百块钱,这下总可以了吧!”

“谁家的孩子,瞎叫唤什么!大人赶紧给领走,一会儿伤到了可不负责!”“赶紧把这孩子领走!”“你们赶紧走!”……这些个保安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全都把针对目标指向了林昆和澄澄。林昆冲几个人笑了笑,很客气的道:“几位哥们别动气,小孩子不懂事随便的叫喊,你们别放在心上。”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玉溪,挨个递过去。

林昆笑着道:“有啊。”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破捷达,“那个就是爸爸的车。”

王宝乐眨了眨眼,继续看去,直至将这上面的文字都看完后,他的身体僵住了进而开始颤抖起来,他的目中露出强烈到了极致的激动。

“你看着办就好了。”林昆小声的对着电话说,说完之后又故意装逼的大声道:“那个啥,我同学们都想见见你,老婆,你赶紧带着儿子过来吧!”后面这句话说的男人味十足,周围的同学们听了纷纷叫好。

林昆哈哈一笑,“你小子就知足吧,当初我扎马步的时候,监督我的那位可比我混蛋多了,人家喝的是高档红酒配上等的古巴雪茄,我这才哪到哪。”说着他脑海里就回想起了老胡当初亲自监督他扎马步的情景,心中暖暖的。

与此同时,百凤门三楼的总经理办公室里,一个一身黑色西服的男领导,正向站在窗边的黑衣女人报告,“蒋姐,疯彪的手下光头刘又下药带走一个姑娘。”

心里却觉得很畅快,在这个世界,总觉得一身力气没地方发泄,这几天,却是发泄了一个够,虽然疲累无比,但却是那么的舒畅。

当他把车停在了七号别墅的大门口的时候,那道气机还没有消失,这令他心里隐隐感觉到了不安,他明显感觉到了暗地里那人是个高手……

轻轻的把澄澄抱进了卧室里,替小家伙盖上被子,拿了一罐冰镇的啤酒,林昆又重新回到了阳台上,晚风清凉,远处的沙滩热闹,别墅的门前时不时的有人路过,他静静的看着这一切,就像在看一副画一样。

“爸爸,好威风!”澄澄坐在林昆的怀里,笑嘻嘻的道:“长大了我也要像爸爸一样,做一个威风的男子汉,让那些坏人们都害怕澄澄。”